「新华传媒股吧」亚马逊“逃”了!世界首富刘“输”在中国,直指关键点:对中国队太多的不信任

股票资讯

据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称,4月18日凌晨,亚马逊计划在7月中旬之前关闭在中国的国内市场业务,重点是在中国销售海外商品和云服务的业务。

这意味着中国消费者不再可以从中国当地第三方商家购买商品,但仍然可以通过亚马逊的全球商店订购美国、英国、丹麦和日本的商品。

此外,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亚马逊预计将在未来90天内关闭物流中心,并逐步减少对国内商家的支持。

然而,据消息人士称,亚马逊在中国的客户仍然可以购买其Kindle电子阅读器和在线内容。亚马逊网络服务也将继续运营。

4月18日上午,亚马逊回应了这一传言,默认退出中国电商业务。

4月18日下午,亚马逊通知商家,从7月18日起不再经营中国国内市场业务,停止向商家提供服务。亚马逊表示,正在调整在华销售业务,将继续在中国投资发展亚马逊全球门店、全球销售、AWS、Kindle等内容。

之前有各种迹象

4月17日,也就是前一天,亚马逊即将关闭中国业务的消息悄然传开。

据媒体训练营消息,近日有知情人士透露,亚马逊将于本周宣布退出中国,只剩下Kindle电子书和跨境交易商。

4月18日上午,亚马逊给本报记者发来回复:

自2014年以来,亚马逊中国不断专注于跨境网购,打造了以“亚马逊海外购买”和“卓越会员服务”为核心的独特跨境商业模式,不仅满足了中国消费者对高品质海外正品日益增长的需求,也确立了亚马逊在中国跨境网购行业的差异化优势。为了深化这一战略转型,我们继续利用亚马逊的全球资源,优化运营效率,提升客户体验,集中资源促进海外采购业务的快速发展。

亚马逊一直对中国市场有长期的承诺。在现有良好业务的基础上,我们将继续投资,大力推动国内各项业务稳步发展,包括亚马逊海外收购、亚马逊全球开店、Kindle、亚马逊云计算等。

虽然没有提到“退出”或“关闭”,但仔细阅读其回应可以发现,亚马逊默许了其中国电子商务业务将被关闭的传言。

一位熟悉亚马逊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亚马逊在中国的本土电商业务确实遭受了削减和调整,但这并不意味着亚马逊已经退出中国。”

“未来亚马逊在中国国内市场的业务还包括AWS、Kindle、跨境进出口业务,将正常开展。”

对于这个人来说,亚马逊的调整并不意外

“这几年亚马逊从整合电商转向强调自己的跨境采购业务,可以预期会减少中国本土电商业务。”

这个消息并非空穴来风,从今年开始,就出现了各种与亚马逊有关的行动迹象。今年2月,据《财经》杂志报道,网易考拉将合并亚马逊在中国的海外收购业务,双方可能采取股份互换。交易由网易考拉发起推广,2018年底签约。

1月底,业内有消息称网易考拉与亚马逊在中国的海外收购业务牵手,但当时的消息是亚马逊中国计划收购网易考拉。

但不管是谁主动,最后的结果是网易考拉负责中国的跨境电商运营,亚马逊负责海外物流和海外产品选择。可以认为亚马逊是网易考拉的海外供应商,或者网易考拉是亚马逊在中国的运营商。

除了和网易考拉控股一个集团,亚马逊也在关闭国内运营中心。据悉,亚马逊最初在中国有15个运营中心。目前只有SHA2(上海运营中心)和宁波、香港等几个保税仓库。去年年底,亚马逊中国刚刚关闭了CAN4(广州运营中心);而亚马逊中国也不再为国内第三方卖家提供FBA服务(即亚马逊物流卖家服务)。

所有迹象表明,这家国际电子商务巨头正在对中国市场的表现失去耐心。

为什么世界首富在中国失速?

不久前,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的离婚案席卷全球,该女子麦肯齐·贝佐斯在推特上表示,他们已经敲定了离婚相关事宜的细节。

麦肯齐可以说是最大程度的成全了贝佐斯:他只拿走了贝佐斯25%的股份(约360亿美元,约2400亿人民币),放弃了公司内部的投票权。

贝佐斯可以继续控制亚马逊,继续保持世界首富的地位;麦肯齐以近360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三富有的女性。

作为一个全球电子商务巨头,贝佐斯的亚马逊无论何时进入一个市场都是雄心勃勃的。

比如近几年亚马逊在其他国家扩张很大,尤其是印度。目前,亚马逊正在与当地的印度公司Flipkart争夺这个市场的主导地位。

然而,在中国,亚马逊很少停滞不前。

2004年,亚马逊收购了绮优。中国当地的网上购物网站,以7500万美元的价格,开始进入中国当地的电子商务市场。2011年,亚马逊更名为亚马逊中国。

由于中国本土电商竞争对手的激烈竞争,亚马逊很难在中国本土市场站稳脚跟。根据艾瑞数据,去年天猫和JD.COM占据了中国市场的81.9%。

据公开信息,亚马逊国内电商业务在辉煌期达到20%。根据易观国际2018年发布的数据,该市场份额已降至0.6%。

Wedbush Securities的分析师迈克尔·帕切特说:

"他们辞职是因为它既不盈利也不增长。"

“中国的网上零售商有着亚马逊无法比拟的巨大优势。”

在中国的失败与亚马逊僵化的决策机制或者亚马逊的傲慢有关。

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曾说,亚马逊不够积极,在中国市场的投资和本地化不足。除此之外,中国的团队一直没有放开业务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贝佐斯曾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谈到如何避免其他外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遇到的问题。他解释说,这些公司处境艰难:

“这是因为他们的中国管理团队忙于取悦他们的美国老板,而不是来自中国的客户。我们不会在这个问题上犯错误。”

不过,明白了道理,打算避坑,还是一个个准确地栽进去。

亚马逊经历了几乎所有外资公司在中国都会经历的困难,踩了不可避免的雷。比如在中国市场,职业经理人对水土不服,组织创新效率低下。

亚马逊中国第一任总裁王汉华是摩托罗拉手机部门的负责人。他曾经决定在电影《手机》中投放Moto广告,开创了行业先河;然而,2009年底,面对手下递过来的放电影广告的想法,王汉华只说了一句话:“如果这是我的事,我可以做决定,我一定会做,但在亚马逊,我做不到。”

亚马逊要求提前预测任何活动的结果,但亚马逊中国没有人能预测这样一个广告投放的结果。王汉华只负责亚马逊中国的销售,不负责运营和物流。即使他想改变一个产品的包装,他也做不到。

一位离开亚马逊中国的员工今年2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亚马逊中国的主导力量很小,美国总部基本上说了算。“从战略方向到页面设计的功能,都需要总部的批准。”

刘指了指重点

去年,在的《十年二十人》节目中,CEO刘承认,亚马逊在中国做不到这一点很遗憾。刘提到与亚马逊竞争时,核心感觉是亚马逊对其中国团队缺乏信任。

亚马逊中国总经理一直是个没在中国生活过的外国人。刘以此类推说:

就像一个士兵在前面战斗。连长说我们走之前有一万发子弹。士兵打枪的时候,会问子弹够不够。如果他再打一枪,他就不会给我子弹了。这样打是不可能的,中国的市场瞬息万变。如果没有一线的大规模授权,就会出现问题。

刘也表示,之前在亚马逊上买过货,但是物流太慢,需要用户等两天。“结果,他们也把这叫做两天服务。”

他谈到:

“如果把这个放在中国,那将是一场灾难。每个消费者都会不满意,因为每个人都想在6小时内收到快递。两天对消费者来说太长了。”

此外,许多亚马逊用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吐槽。“亚马逊页面仍然是欧美风格,体验并不流畅,”一名用户表示。“我第一次用亚马逊APP的时候,选择的是商品。找了半天,才找到下单的地方,订单按钮特别不显眼。”

另外,有用户表示,亚马逊早年要求用户使用信用卡支付,体验不如支付宝、微信支付等便捷支付方式。


以上就是新华传媒股吧亚马逊“逃”了!世界首富刘“输”在中国,直指关键点:对中国队太多的不信任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旭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