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金融也打出了刺激经济增长的旗帜 601100

股票资讯

本文最初由苏宁金融研究院创作。本文作者是苏宁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黄,实习生文怡婷。

消费金融曾经是“扩大内需,促进消费”的主力军,现在时代变了,繁荣不复存在。

2月8日,在鼠年的最后几天,央行发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其中专门撰写了《居民部门债务风险合理评估》,明确提出“要高度警惕居民杠杆率过高的透支效应和潜在风险,不要依靠消费金融扩大消费”。这会给行业带来什么变化?

消费金融的辉煌之路

纵观消费金融发展史,1998年是国内消费金融发展的第一个重大转折点。

此时国内经济正在经历阵痛,可以称之为内忧外患。

对外而言,亚洲金融危机刚刚过去,国内出口大幅下降,海外直接投资也大幅下降,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

对内,此时中国完成了五年的通货膨胀控制工作,1998年开始出现通货紧缩。同时,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到“主要生产资料和消费品的供求基本平衡或供过于求”,也就是说,商品供不应求的局面基本不复存在,国内商品市场开始出现生产过剩。

在这样的背景下,必须找到新的措施来保证经济持续增长,扩大内需自然成为最重要的战略,而发展消费信贷则成为当时扩大内需的重要措施。

随后,在1999年的两会上,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作了《政府工作报告》,并提出...通过各种渠道增加城乡居民特别是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加快发展消费信贷,推进城乡住房制度改革,支持居民购买住房和大型耐用消费品。

两会召开前不久,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关于发展个人消费信贷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鼓励所有中资商业银行开展消费信贷业务,尝试消费信贷业务新品种。

《意见》将消费信贷的经营主体从四大国有银行扩大到所有商业银行,消费信贷产品也从原来的住房和汽车扩大到耐用品消费和旅游消费。

“消费金融促进消费”已经在国家政策层面“盖章确认”。

受政策鼓励,国内商业银行将消费信贷作为新的战略增长点。从1997年到2000年,中国的消费信贷规模从172亿元迅速增长到4265亿元(包括抵押贷款)。

消费金融产品已经成为所有商业银行最青睐的产品。

消费金融是如何失去口碑的?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的经济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济发展中的问题和挑战导致人们对消费信贷的调控态度发生了许多变化。虽然消费信贷的增长有曲折,但仍保持快速增长。官方的基调也基本上坚持了促进消费和长远发展的基调。

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后,随着“家电下乡”、“以旧换新”等政策的出台,非住房消费金融快速增长。当年新增消费贷款中,非住房贷款超过3800亿元,几乎相当于过去五年增量之和。同时,同年启动消费金融试点,首批4家消费金融公司获批。

随后,2015年,消费金融试点扩大到全国。走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超快车道,消费金融也是一路狂奔。

虽然消费金融行业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存在很多问题,但在“促进消费”的伟大意义下,很多问题被掩盖了。监管者和从业者都不认为我们会走国外消费金融危机的老路,但历史经验和事实告诉我们,人们不会从历史经验中吸取教训。

韩国的“信用卡危机”、日本著名的扫金三恶(高利贷、长期借款、暴力催收)、中国台湾省地区的“信用卡危机”都出现在国内消费金融业。

消费者虽然享受消费金融创新带来的便利,却声讨常规贷款、高利贷、暴力催收;从业者因此成为一个不那么光彩的职业,背负着“吸血鬼”和“消费主义帮凶”的恶名;监管和政府厌倦是正常的。与大力发展消费金融带来的经济和社会效益相比,由此产生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可能已经远远超过了效益。2019年“315晚会”网贷曝光,将“反对消费金融”的情绪推向高点。

在这些既定事实的背后,曾经被视为“促进消费”的重要举措的消费金融,不知不觉成了大家的呐喊角色。

“发展消费金融不宜扩大消费”的原因

虽然最近第一次明确了“不依靠消费金融扩大消费”的官方声音,但从行业研发的角度,还是能看到这种官方语气背后的脉络。

首先,消费贷款的发展脱离了消费的基本面。

消费贷款可以促进消费这一点已经被学术界和工业界长期深入研究,甚至在实践中可以被企业或消费者感知到,这一点已被广泛认同。但同样的,过度的消费信贷会破坏家庭和社会,产生债务危机,影响经济发展,这一点被广泛认同。

一直有一个模糊的区域,就是在居民消费增长过程中,消费金融发挥了多大的作用,消费贷款什么时候达到什么水平,会影响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

这个水平会随着经济发展阶段、文化、收入等各种因素而变化,没有绝对值。但如果只看消费贷款对消费的促进作用,还是可以简单对比一下的。

从图1可以看出,如果排除2020年初疫情因素的影响,2012-2019年消费贷款的增长趋势将长期脱离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长趋势。特别是短期消费贷款基本保持20%-40%的增速,比同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高10-30个百分点,也比中长期消费贷款平均增速高10个百分点(2016-2017年房贷爆发除外)。

虽然影响消费的因素很多,包括收入、消费预期等因素,但很明显,消费贷款的增长早已偏离了消费增长趋势的基本面。甚至可以说,在现阶段,消费贷款对消费增量的影响可能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其次,居民杠杆率一直是“不增不减”。这也是央行强调“高度警惕居民杠杆率过度提高带来的透支效应和潜在风险”。

在《2019年中国金融稳定报告》中,央行以“中国家庭部门债务分析”为专题,全面分析了中国家庭部门不同收入群体的纵向增长、横向国际比较、债务结构、地区分布和债务分布,表明央行对家庭部门债务负担的增长一直持谨慎态度。如果不是因为2020年初新冠肺炎爆发的黑天鹅事件,我们有理由相信央行会控制居民的债务。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央行不得不向市场注入大量资金,居民杠杆率进一步提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宏观杠杆率季度报告显示,2020年宏观杠杆率从2019年底的246.5%攀升至270.1%,其中住宅板块杠杆率上升6.1个百分点,从56.1%上升至62.2%,但主要是由于抵押贷款贡献的增加,短期消费贷款占GDP的比重反而下降了1.4个百分点。

但显然,在控制杠杆率的背景下,控制房贷和控制消费贷款并不冲突。除此之外,房地产债务供给侧的“三条红线”和需求侧的“两条红线”已经发出,控制消费信贷势在必行。

如果看人均GDP水平,2019年中国人均GDP为10300美元,世界排名第66位。巴西、俄罗斯、土耳其、墨西哥等与中国人均GDP相近的国家,杠杆率低于新兴市场平均杠杆率,远低于中国居民。

从上图的对比来看,无论是与世界平均水平、新兴市场还是人均GDP水平相同的国家相比,中国的家庭杠杆率都很难快速大幅上升。

正因为如此,央行才明确表示“居民债务继续扩大的空间非常有限”,这确实是因为没有进一步扩大的空间。毕竟韩国信用卡扩张危机还在眼前,央行必须考虑居民负债过多的后果。

最后,消费信贷的快速扩张也带来了一些问题。

央行历年发布的《普惠金融指数分析报告》显示,近年来贷款相关投诉是“重灾区”,投诉数量和总体比例都在快速增长。各级监管和各项政策也把重点放在了侵犯消费者权益上,比如消费金融引发的个人信息泄露。正是这诸多原因促使政府改变了“发展消费金融促进消费”的基调。

央行明确表示“依靠消费金融扩大消费不合适”后,有从业者认为“行业已经结束”。其实没必要过分悲观。

每个行业都有它的生命周期。消费金融的发展在过去的20年里经历了婴儿期和成长期。现在的行业发展模式、产品、监管都已经走向成熟。消费金融的平滑收入、跨期资源配置、提高福利水平、降低成本、提高消费便利性等整盒效应并没有消失。相反,随着监管政策的完善,消费金融的负面效应正在逐渐被消解。可以说,消费金融正在向真正有利于消费者、企业、行业和经济发展的方向发展和进步。

无论是经济功能还是社会功能,消费金融都是实现人们对美好生活渴望的重要手段。严格的监管和正确的引导,我相信消费金融可以帮助创造一个更有活力和效率的经济和一个更好的社会。


以上就是消费金融也打出了刺激经济增长的旗帜601100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旭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